•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专访

    国测一大队柏华岗:经天纬地 用信念量出珠峰高度

    2019-04-01 10:38:54 来源: 科技日报
    聊聊

    爱国情 奋斗者

    “相比以前,我现在出野外的时间少了些,去年大概有三四个月时间在西藏。”柏华岗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作为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以下简称国测一大队)的技术骨干,柏华岗用行动诠释了“爱国、忠诚、奉献、敬业、责任”这些已内化为国测一大队精神内核的词语。

    当柏华岗说出“西藏”,记者脑海里浮现出10年前随国测一大队赴西藏采访的情景:晴朗的天空瞬间阴暗,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柏华岗带领队员们用衣服把测绘仪器盖住,小心地把它们转移到车上;在风雨中飘摇的帐篷里,在接近零摄氏度的气温下,柏华岗和同事们裹着潮湿的被褥入睡……

    “这都不算什么。”柏华岗当时说,复测珠峰那段日子才是真正的苦,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是的,对很多人来说,8844.43米只是一个教科书上的数字,而于柏华岗而言,却是刻在22年职业生涯中最深刻的记忆。

    上世纪70年代以前,珠峰高程测量一直被外国垄断,珠峰高度之争不停。1975年,国测一大队同军测及登山队员一起,成功实现了中国人对珠峰高度的首次精确测定,珠穆朗玛峰8848.13米这个“中国高度”迅速得到全世界的承认。

    30年后,中国政府决定复测珠峰,国测一大队再次承担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柏华岗和任秀波、白天路、刘西宁通过自愿报名并被选拔出来,承担冲击珠峰峰顶的重任。

    “知道会很艰难,但实际情况还是更难。”如今回想起来,柏华岗笑言。

    3月的藏北,冰天雪地、寒风刺骨。

    “我们顶着六七级大风,晚上住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帐篷中,大多数人的身体出现不适,只有任秀波一个人没有打针吃药,我们每个人都掉了二三十斤肉。”柏华岗回忆,即便如此,没有一个人有过退缩的念头。

    柏华岗长得又黑又瘦,颧骨突出,但适应能力却很好。在到达海拔6500米的时候,别人吃几口饭就吃不下去了,他能狠狠地吃上两碗,是4人中胃口最好的。

    但这么强壮的身体,也只因为洗头后没有戴帽子,出去打个饭就发了高烧。休整了一段时间后,在向7790米攀登的时候,柏华岗硬是用8个小时冲了上去。

    “登山,说白了,靠的是意志力。”柏华岗说,“我是数着数登的,1、2、3、4、5……数到20,好了,往地下一跪,好好吸上几口气,等气儿喘匀了,再开始数20步。”

    就是靠着这样“不要命”的劲头,队员们仅用1个多月时间就在青藏高原布下了覆盖30多万平方公里的监测网,在珠峰脚下布设6个交会点位。为了操作仪器,他们冒着失去双手的危险,在零下40摄氏度的空气中脱掉了手套,进行测绘作业。最终,史无前例地把重力测量推进到了海拔7790米的高度。

    2005年10月9日,中国政府向世界公布,珠穆朗玛峰的新高程数据为8844.43米。

    柏华岗的脚步没有止步于此。此后,他连续多年带队深入西藏无人区作业,参与中国地壳运动观测网络工程、西部1∶5万地形图空白区测图工程、第三次国土调查等多项国家重大工程。

    平均海拔5000米的青藏高原西部,天气诡谲多变;无人区域达500多公里的昆仑山脚下,到处是沼泽和草地……柏华岗和队友们一次次深入这些“生命禁区”,高寒缺氧、山高路险、洪水猛兽、雪崩雷击、地温70摄氏度的沙漠、零下40摄氏度的冰川,对他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我们自己不会想到‘奉献’这些词,只是做了这份工作,就一定要把它做好,也不是我们想吃苦,想过苦行僧一样的生活,而是特殊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必须具有不怕牺牲、敢打硬仗的顽强斗志。”不善言辞的柏华岗说道。

    “不是我有多特殊,我们国测一大队的人基本都是这样,不管时代怎么变,有些东西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比如对工作的态度、责任。”柏华岗说,目前国测一大队承担的国家重大工程越来越多,任务越来越重,“虽然客观条件好了,但该吃的苦还得吃,啃馒头、啃咸菜也得把工作干了,不可能说太苦就不干了,总得有人去做这些事情。”(记者 操秀英)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