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业界

    野外测绘员:用双脚丈量大地

    2019-04-24 17:45:08 来源: 东南网
    聊聊

    据东南网4月24日(福建日报记者 魏桂莲 实习生 俞怡琦)报道

    他们是旅行家,足迹遍布各地;他们是探险家,不管山有多高路有多远,从不犯怵;他们是工程师,复杂仪器、精密设备,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他们是艺术家,用最专业的“画笔”,描绘壮美山河的“素颜”……他们,就是千里跋涉、用双脚丈量土地的测绘员。16日,记者跟随福建省测绘院测绘员参加野外作业,目睹了他们真实的野外生活。

    测天量地修行人生

    早上6点,我们乘车一路向北,多半在隧道中穿行。赶到闽清白云山山脚下已是8点40分。

    弃车步行,目的地是深山腹地。约一米高的灌木丛间,一条不足50厘米宽的小道,一踩上去,地面就有水渍渗出。周边新鲜的灌木枝丫告诉我们,小道刚开不久。四下寂静无声,只有偶尔风掠过草尖,发出细碎的声响。在这静谧清幽中,移动的橘红背心格外显眼。

    “我们用足迹测天量地,修行我们的人生。”36岁的颜潮勇负责的是航测外业工作,顾名思义,就是前往现场进行数据测量和采集。

    现场往往都是荒无人烟的野外。外业工作就是将地表上的每一个细节具象为线条、方块儿和数据。为了完善一个数据,测绘员跋山涉水,深入无人的峡谷,翻过高山,大自然在他们面前展现出最真实的面貌。

    一台全站仪,几把标尺,背囊里还有两把砍刀。走走停停,颜潮勇和队友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安置全站仪、瞄准标尺、读数记录。此刻,这位皮肤糙黑的小伙子竟细致得像在绣花。

    “水准测量,是用全站仪和水准尺测定地面上两点间高差的方法。具体来说,就是在地面两点间安置全站仪,然后观测竖立在两点上的水准标尺……”颜潮勇一边和队友认真核对读数,一边教记者怎么看水准仪。

    颜潮勇告诉记者,他的同事都是本科以上学历,其中不乏名校研究生毕业。可他们都从事着一份早出晚归、风吹雨打的工作。但是,这项工作却是国家建设的基础,就像一栋建筑的基石,看不到,却十分重要。

    跋山涉水追求精确

    “外业成果是整个航测工程的基础资料,外业成果的可靠与否直接影响工程的质量。为了一个点的坐标,我们要背着仪器登上一座座山顶。为了弄清楚一个地名,我们或许要从高高的山顶下到沟底。”讲到工作,颜潮勇无比自豪。

    插旗、跑尺、测量,跋山涉水、日晒雨淋、风餐露宿,只是为了更精确的定位和数据。颜潮勇说,有时候为了一条线,他们每隔几十米就进行一次测量。如果遇到陡坡,只能将视线压缩,有时甚至要压缩到两米一站。此外,水准测量还受到光线等因素的影响。

    “中午阳光一晒,地面水汽蒸发,就会出现折光现象,影响读数,所以我们为了保证数据的准确性,经常要和时间赛跑。”颜潮勇说,“精确,是测绘作业的基本要求,也是每个测绘人的天性。不管是外业操作还是内业分析,我们把影像和数据的精确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到达新测绘点,架好仪器,颜潮勇拿着一把尺子,几乎趴在地上量取仪器与地面的距离,再调整好仪器高度,然后才接着介绍:“地形高低、坡度多大、有没有水系分布、植被覆盖情况等地理信息,对于区域的发展非常重要。这些信息在1∶10000地形图上都有显示,是经济发展、生态环境保护、防灾减灾的基础性资料。为求精准,航拍后必须到野外进行实地测量。”

    颜潮勇说,福建地区的高山深沟,都是测绘队员用脚量过之后才标在地图上的。“经天纬地,开路先锋”,是外业工作的真实写照。

    经受考验默默奉献

    收拾设备,往下一个测绘点走去,记者环顾四周,根本无路可行。颜潮勇和同伴抽出砍刀,挥臂开路。灌木深处突然有窸窸窣窣的声响,记者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今天我们人多,你感觉不到怕。有时候怪石峭壁、古木参天的大山里就我们两个人,方圆几十公里不见人烟,只听见山林里时不时传来各种声响,搅得人心发慌。”颜潮勇说。

    “天气再热点,我们肯定不答应你来。这种环境下危险性很高,特别是蛇越来越多。”一边用力开路,颜潮勇一边给记者普及避险常识,“蛇有保护色,不容易被发现。最好的方法是用木棒打草惊蛇,让它跑掉。一旦闯入毒蛇的攻击范围,不要突然移动,不要激怒它,然后再设法脱险。如果遭到毒蛇攻击,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很难救治。在山地、田野作业,穿长裤、扎好裤脚是很好的自保方式。”

    深山密林中,他们披荆斩棘,逢山开路,一天走下来,腰酸腿疼,胳膊经常累得饭碗都端不住。常年在外,面对严酷的自然条件和孤寂的工作环境,测绘员们生理和心理的极限受到一次次的冲击。近年来,队员们都配备了定位仪和卫星电话等高科技装备,但在大山深处,未知的危险处处存在,他们只能小心翼翼。

    转眼中午12点30分,颜潮勇和同伴记录核对好新的数据,将仪器收拾好背上,招呼记者继续赶路。

    “其实我们工作也挺美的,走在路上,欣赏沿途风景;头顶蓝天,与大自然亲密接触;闭上双眼,感受太阳的温暖和清新的空气。”说完,颜潮勇仰着头深呼吸几口,然后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很多工作都有艰辛的一面,要善于从中挖掘美好,享受这些美好。”

    外业队员的作业地点通常离营地很远,开车要几个小时。为了节约时间,他们白天都不回营地,而是带上两瓶水、几个馒头作为午餐。

    下午1时许,大家随地一坐。颜潮勇从背包取出两个冷馒头,递给记者一个,说:“你可能吃不来,但我们现在只能将就。”

    “大家都是走哪算哪,午饭就地解决,这样不耽搁工作。”颜潮勇说,有时候打开饭盒一看,馒头上爬的全是蚂蚁,拍一拍就狼吞虎咽起来。

    在谈到自己家人时,颜潮勇眼圈红了。他说:“谁不愿陪在家人身边,可测绘工作就是这样,只能愧对家人。”

    颜潮勇告诉记者,2013年,他在闽江口测绘。早上出行时万里晴空,不料下午狂风骤起,乌云密布,当时他们只顾着加固测绘仪器。风暴骤起,小船在暴雨中剧烈晃动,水一下子涌进船舱,幸好一个多小时后雨小了,水面恢复平静。如果那时候船翻了,湍急的水流会一下子将人吞没。

    颜潮勇从来不敢将这些事情告诉家人,他觉得不应该让家人为此担心。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