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无人机

    无人机“飞手”航拍一天能挣好几千,背后心酸几人知晓

    2019-04-26 17:52:14 来源: 扬子晚报
    聊聊

    无人机“飞手”航拍一天能挣好几千

    无人机驾驶员的职业前景诱人,可是背后也有想不到的辛苦

    有一类特殊的飞行员,他们不是开飞机的,而是开无人机的——无人机飞手。“看看航拍下的南京灯会”“带你看看紫金山的那条‘项链’”——这是前段时间不少网红的抖音标配小视频,也着实让航拍火了一把。“无人机拍摄一分钟价格近万,飞手轻松月入两万”,这些网传的消息让越来越多的人摩拳擦掌、试图入行。“飞手”们究竟是怎样的生存状态?未来前景如何?扬子晚报记者近日跟几位“飞手”聊了网传的那些事儿。

    航拍“飞手” 

    大学生自学航拍,已经开公司赚钱了

    冯昆(化名)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大二的学生,已经在南京注册了自己的公司,专门承接无人机航拍宣传片等业务。“现在无论是公司还是政府机关,宣传片中几乎都要用到航拍镜头。”冯昆说,“航拍”需要专业的摄影技术和操控无人机技术,虽然南广学院有航拍专业,但他的航拍技术是自学的:“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市场,我得抓紧机会,等到毕业时,恐怕市场都被抢掉了。”冯昆说,航拍服务的一般市场价在每天2000元到3000元,如果用更专业的航拍设备,价格在4000元到5000元。但由于没有考取“飞行执照”,所以小冯和他的团队目前还都算“黑飞”:“我们准备考证来着,但是考证太麻烦了,要学一到三年,光考试就要考好几天,所以先麻烦给我化个名吧。”

    去年年末,冯昆带着他的无人机去哈尔滨为一家酒店拍摄宣传片。酒店的主打项目是滑雪,他们需要用各种航拍镜头,展示酒店的富丽和雪场的气势。“我们的无人机在低温的情况下,只能飞5到10分钟,而且山上风也大,”小冯的无人机升到半空的时候,就被风吹跑了,重重砸在了地上。“我们拍了一整天,午饭也没顾得上吃,镜头也就用了十几秒,还赔了一台无人机。”小冯说,无人机拍摄之所以价格高,也与此有关:一架好一些的无人机价格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一旦损坏,损失惨重。

    “目前市场上飞手越来越多,很多人认为只要会飞就能拍,这样往往赚不到什么钱。航拍也是需要摄影功底的,像我们没事也会拿着相机、手机去钻研摄影角度、打光等。”小冯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以为飞得越高越牛,实际上真正航拍大牛都是拍近景的,比如拍车,它是动态的,就需要飞行与镜头保持同一速度与高度。“

    小冯说,目前公司运营状况还可以,他们还准备跟影视公司合作,承接一些影视片拍摄工作:“目前国内一些比较大的制作,用的航拍设备都是定制的,市场上买不到,收费也高,一天起码五六万,要一个航拍摄制组来保障,所以我现在也是想先练练团队。”

    竞技“飞手”

    中学生爱上玩竞速,换零件一年要五六万

    无人机竞速运动是近年新兴的科技运动,与电竞、机器人格斗一起,并称“三大新兴智能科技运动”。竞速比赛使用的无人机追求极速,最高时速可超过140公里,0到100公里的加速可在1.6秒内完成。

    去年8月,2018中国无人机公开赛——DCL国际邀请赛在北京古北水镇司马台长城打响。记者在视频中看到,一架架无人机从覆盖了安全网的观众席上空急速掠过,甚至看不清飞行器的样子,只能看到一条条光线,直冲终线。无人机比赛中很重要的是速度和操作性。比赛历时十分短暂,大概就一分钟左右,事故时常发生。最受欢迎的比赛形式是,一组飞手在同时进行障碍赛,绕圈飞行后第一个到达终点的无人机获胜。

    13岁的廖孜是一名无人机竞技飞手,作为一名中学生,他接触无人机的时间并不长,刚开始练的时候,也是“根本控制不住飞机”。“我飞得还不是很熟练,参加比赛也不多,主要是太烧钱。”如果要参加比赛,他光装备就要带几十公斤,里面有电池、电机、焊接设备等,因为机器都要自己组装,而且零件也特别容易烧掉,“光换零件的钱,一年加起来都要五六万。”为了练习,他父亲每周末会开车带他去南京的郊外“绕树飞”,廖孜的父亲告诉记者,孩子喜欢这项运动,他很支持,“总比每天低头看手机好。”

    表演“飞手”

    一场200架飞机的表演,报价200万

    与廖孜的“单打独斗”不同,李飞是一名编队表演的飞手。“我们平时也接其他的拍摄活动,编组是其中一项。”李飞此前在南京一家网络公司工作,偶然接触到了无人机,就喜欢上了,并开始苦练。做编队表演,纯粹是因为收入:“一场无人机表演几百万到几千万都可以有。”的确如此,近两年,无人机编队表演渐渐兴起。而进行这样的无人机表演,价格也相当不菲。记者了解到,一场200架飞机的小规模表演服务,报价在200万。亿航CEO胡华智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飞行编队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公司的预期,2018年的表演收入预期能过亿。

    他们这样说

    1、从业过程中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冯昆:有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比较心大,很多东西合同没有写清楚。如果碰到极端天气,合同标注了不违规,有问题全部对方负责,就好办;如果合同没写死,对方对无人机又不了解,就很容易产生纠纷。

    2、有什么让你们苦恼的地方?

    冯昆:最苦恼的就是现在很多没有安全意识的新手就在街上乱飞。比如我昨天在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在飞,明显是刚开始练,还没等飞多高,就掉到马路上了。所以相关单位一刀切要求不准飞我们也能理解。新手还是建议去郊外练习。

    3、干这行,钱好挣吗?

    李飞:每行都有每行的辛苦吧。我们出去外拍,在山里面一呆就是三天,寻找制高点和最好的拍摄角度;飞编组的时候大家看到那个图案很漂亮,但那个图案背后是我们摔坏的飞机、辛苦地练习……虽然看起来挣得多,但花费更是不菲。

    4、圈子里还有哪些种类的无人机飞手?

    廖孜:还有一个比较热门的是植保无人机飞手。就是操控无人机在指定地块上空采集数据、建模得到作业规划,设置植保无人机作业参数后让其按规划打药,一人一天完成数百亩的飞防作业。虽然飞一亩地价格才十几、几十元,但上百亩地飞下来,一个月也就回本了。另外,像电力巡检、消防、测绘等方面都可以用到无人机驾驶员。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