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互联网

    华为愿出售5G技术 可以一次性买断 为什么华为愿出售5G技术? 

    2019-09-17 09:44:02 来源: 综合凤凰网、人民邮电报
    聊聊

    9月17日讯,近日任正非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的采访时表示,华为愿出售5G技术给西方国家,甚至可以是一次性买断,拥有完全自主的修改权限,而非每年缴纳年度许可费。

    任正非表示,“当我们把技术全部转让以后,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去修改代码,修改代码以后,相当于对我们屏蔽了,对世界也屏蔽了。美国5G是独立的5G,没有什么安全问题,它的安全就是管住美国公司。不是我们公司在美国卖5G,而是美国公司在美国卖自己的5G。”

    转让技术不是前进的终结,获得资金以后会更大踏步前进,正如任正非所说“我说的5G是给予许可,不等于我们自己不做。我们希望西方能缩短往前走的平台路径,所以许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们的技术。”

    华为在5G上的成就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公开资料显示华为在过去10年中为了研发5G已经投入了40亿美元,获得了2570个5G专利,占全球份额的20%多,遥遥领先其他公司。

    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英国《经济学人》的采访纪要。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表示,华为愿意将5G的技术和工艺向国外企业进行许可,并且是一次性买断,而非每年缴纳年度许可费。

    华为愿出售5G技术 可以一次性买断 为什么华为愿出售5G技术? 
    华为愿出售5G技术 可以一次性买断 为什么华为愿出售5G技术?

    任正非表示,给予5G许可,不等于华为自己不做。“我们希望西方能缩短往前走的平台路径,所以许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们的技术。对于6G研究,我们也是领先世界的,但是我们判断6G十年以后才会开始投入使用。因此,转让技术不是前进的终结,获得资金以后会更大踏步前进。”华为本来就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华为生存的。

    “当我们把技术全部转让以后,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去修改代码,修改代码以后,相当于对我们屏蔽了,对世界也屏蔽了。美国5G是独立的5G,没有什么安全问题,它的安全就是管住美国公司。不是我们公司在美国卖5G,而是美国公司在美国卖自己的5G。”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

    此外,任正非透露,截至今年8月,华为的收入累计增长19.7%,利润和去年持平,没有增长。根据华为发布的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华为上半年销售收入40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2%,净利润率8.7%。他表示,利润没有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华为战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

    延伸阅读:

    《经济学人》驻上海资深中国商业记者Stephanie Studer:关于转让金额,您心中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数字?

    任正非:没有数字,你们刚提出来,我还没有算账。

    Stephanie Studer:有没有一个范围呢?

    任正非:我说不出来金额范围,技术范围可以讨论。

    David Rennie: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接受华为5G技术转让的公司是美国公司比较好,还是欧洲或日本公司更好?还是您认为因为你们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美国,所以把你们的5G技术卖给美国公司更好?

    任正非:主要看你能打下多少市场来,如果你买了技术,占领一个很小的市场,那是不值得的。必须要占领一个很大的市场,自己要先评估是否有能力占领这么大的市场空间。

    Patrick Foulis:像这样激进的方案,您认为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实现?几年?还是很快就可以实现?

    任正非:很快。

    Patrick Foulis:有可能在2020年大选之前吗?

    任正非:这与美国大选没有关系,我们聊天中从来没有提到大选这个事情。

    7、David Rennie:我想问您一个关于政治和文化的问题。之前我在美国工作时,很多美国重要的政客都说中国当时的崛起速度很快,但是美国手里还有一个法宝,就是美国的民主、言论自由,包括大学学生可以自由地学习和思考。您觉得在创新方面,民主政治体制是不是相比其它政治体制更有优势?

    任正非:创新的基础还是学术自由,有自由的学术思想、自由的研究方向,这是很重要的。美国无疑拥有世界上最利于创新的土壤,互联网出现后,人们获取各种信息更加方便自由,特别是理工科的论文并不具有意识形态,在全世界可以自由发布分享。

    比如5G技术来源,是土耳其数学教授Arikan2007年的一篇数学论文。十多年前,他发布论文后的两个月,我们发现了这篇论文,就投入了庞大的研究力量,把它解析成了今天的5G标准。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思想还是百花齐放的,华为还有非常多的外国科学家,我们努力吸取这个时代的营养,让自己快速前进。

    8、David Rennie:刚才提到香港。最近看到香港一家民营企业国泰航空,被迫替换了高层、开除了员工,纯粹是因为政治因素,因为其员工在香港参加了示威。这相当于中国中央政府迫使民营企业做出政治方面的决策,这会不会让中国民营企业的处境更加艰难?你们试图对外解释民营企业不受中国政治影响,但中国政府却对国泰航空采取了行动。这会不会让民营企业的处境更加艰难?

    任正非:香港的情况恰恰是极端资本主义造成的,大资本家们挣了非常多的钱,连小报亭、地下停车场、咖啡厅很多都是他们掌控的,拿走了太多的利益,普通老百姓没有多少钱,很多人生活水平很低。

    我看了国家民航总局对国泰航空的通报,国泰有些机师、空乘有暴力冲击的行为,民航局担心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出现极端思维,有可能造成安全问题,所以要求国泰航空要管控飞往内地的飞行活动。因为担心飞行安全,采取这样的管理措施应该是合理的,而且并没有限制国泰航空飞往其他地方的飞机。我一个人认为,中央政府在处理香港问题上是很明智的,一国两制,我们这边的管理和香港的管理是不一样的。香港游行、示威、喊口号应该是允许的,但是有破坏行为就不合适了。直到今天,中央政府没有做任何行为,但是香港再继续这样下去,商业会受影响,金融会受影响,旅游也会受影响,再影响下去,穷人的生活更不能解决。香港现在的状况是要反思贫富差距不能太大,不能有极端贫困。

    中国政府在消除贫困上做了很多努力。这几年,我沿着新疆、西藏、云南这些边境走过,边疆老百姓的生活改善非常大,特别是西藏,西藏改善比新疆还大,都很稳定,亲眼一看才知道是什么情况。以后应该开放给更多外国记者去这些地方看一看。我亲自走过云南、贵州、西藏、新疆等地方的贫困地区,亲眼看到人们的生活改善,相信中国不会出现颜色革命。

    9、David Rennie:政治方面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前面很多的采访都问到您女儿孟晚舟事件,现在有两个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扣押,根据中国外交部说法,说此事是为了给加拿大政府一个教训。我们也从加拿大使馆了解到,其中一位是前加拿大外交人员。现在不知道他们被关押在哪个地方,而且他们不能见律师、不能见家人,也不能打电话。除了几名加拿大外交人员,他们没有和其他人沟通过。他们的眼镜被没收,连书都看不了。我相信这个情况有人跟您描述过,您怎么看这两个加拿大人受到的待遇?您认为这样对待他们合适吗?中国政府是否应该允许他们见律师?您的女儿现在在加拿大也是被扣押,但是可以见律师、见家人,也可以在温哥华走动。这两个加拿大人受到的待遇完全不一样,您怎么看?

    任正非:对于这两个人的事,我一无所知,国家怎么做事,我们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孟晚舟本身没有犯罪,逮捕孟晚舟就是一个错误,要依靠法庭来解决。他们的事情没有人跟我讲过,没有必要跟我讲,我也没有渠道去知道这个事。

    10、Hal Hodson:华为作为网络基础设施领域最大的企业之一,过去二十年不断的发展壮大,越来越成为情报机构的目标,不仅仅是后门问题,也有渗透、业务运营安全的问题。能否介绍一下华为如何确保业务运营安全,以及采取了哪些反制措施?

    任正非:第一,华为坚持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坚定不移地实行欧洲GDPR标准,全面贯彻到所有体系中去。我们现在不断投入巨额资金,在整改新的网络、构建新的网络。

    第二,三十多年来,华为在170个国家为1500多家运营商提供网络服务,覆盖大约30亿用户,在全球范围内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网络安全记录。事实证明,我们的设备从来没有出现过严重的网络安全事故。

    而且,我们愿意接受各个国家的严格监管,英国是监管最严厉的。为什么英国坚定不移地用我们的设备?虽然英国也提出了我们设备存在的问题和缺点,但是总体比其他公司的审查更严格一些,英国因此就会更信任我们一些。

    11、Stephanie Studer:任先生,我们知道中国另外一家技术先驱型企业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在今天(9月10日)退休。这个事情去年已经宣布,这种情况并不常见。我相信您也知道,中国有许多企业领导人退休太晚,以至于对企业发展不利。想问如果您退休的话,成本和收益是什么?考虑到华为目前所处的大环境,您会不会考虑更早一点退休呢?

    任正非:你催我退休,那我就退休吧。我会在我思维跟不上的时候退休的,我现在还是才思泉涌的状态,再呆几天吧!

    Stephanie Studer:您觉得您大概多久会退休呢?

    任正非:不知道,根据需要。

    12、David Rennie:您看过美国纪录片《美国工厂》了吗?如果看过,您如何看中国人和美国人不同的工作方式?

    任正非:我听说是奥巴马出品的,听过介绍,但还没看。

    13、Stephanie Studer:再追问一下。你刚才提到您今天早上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把你们的核心业务卖掉。我觉得,你是想说5G吧?然后你们会继续开发6G,甚至更新一代的技术。是什么让您触发了这个念头?这样做是不是有可能只是在回避问题?如果等你们6G做出来了,人家也不接受怎么办?所以,这样做对你们具体会有什么好处呢?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任正非:我说的5G是给予许可,不等于我们自己不做。我们希望西方能缩短往前走的平台路径,所以许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们的技术。对于6G研究,我们也是领先世界的,但是我们判断6G十年以后才会开始投入使用。因此,转让技术不是我们前进的终结,我们获得资金以后会更大踏步前进。

    Patrick Foulis:跟您确认一下,这里所说的“许可”并不是像华为给Arm的许可一样,每年缴年度许可费,而是一次性交易,收购方一次性买断永久使用相关技术和知识产权的权利?

    任正非:对,一次性付钱。

    Patrick Foulis:华为其他高管对这一计划怎么看?我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和他们讨论过这个计划?他们听到这个想法之后会大吃一惊吗?

    任正非:不会,我们本来就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华为生存的。“利益均分”本来也是一百多年前英国提出的。

    David Rennie:我发现您很喜欢用布满弹孔的苏联老伊尔2飞机作比喻。您在讲关于5G的想法时,我的感觉是,有点像飞行员,因为担心飞机会坠落,就把飞机上重的东西扔掉一些,以保持飞机继续飞行。这个描述能够反映您内心的想法吗?

    任正非:不是。因为我们把5G许可权转让以后,我们会得到一部分钱,这部分钱就如柴火一样,“柴火”可以把我们未来的科学研究烧得更旺。

    Hal Hodson:您觉得美国的商界和政界是否已做好准备,与华为在5G知识产权上一争高下吗?

    任正非:没有。

    Hal Hodson:所以,您说这个话主要是为了展现一个良好的姿态?

    任正非:对。如果他们真正要买,我们会真正去做成这件事情。

    Hal Hodson:也就是说,如果美国愿意探索这个可能性,华为愿意放弃领先地位,把时钟归零,与大家一起公平竞争吗?

    任正非:是这样。

    David Rennie: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任正非:欢迎你们以后经常来。如果想知道我们是不是真正能活下来,你们可以明年这个时候再来。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