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互联网

    13年里他精准测量河流的数据 却测不准归家的日子

    2019-08-08 14:21:27 来源: 重庆晨报
    聊聊

    13年里他精准测量河流的数据 却测不准归家的日子 李庆波

    △李庆波在进行水准测量。(资料照片)

    “今天回来不?”

    “雨还没停,任河的水位现在是743.25米,超汛限水位3.25米。”

    这样答非所问的对话来自于重庆市水文局城口水文站站长李庆波和妻子的电话。

    8月7日下午5点,已经4天没有回家的李庆波接到妻子的电话,当天是七夕,他依旧不能回家。

    从几天前开始,雨就没有断过,李庆波需要24小时待在水文站,而同样从事水利工作的妻子也明白他的意思,结婚8年来,类似的对话已经成为两人的默契。

    驻守13年 练就一线尖兵

    13年里他精准测量河流的数据 却测不准归家的日子 李庆波

    △李庆波进行雨量观测记录。(资料照片)

    城口水文站,重庆最偏远的水文观测站,加上李庆波共有三名站员。

    这里的“寂寞”,36岁的李庆波已经守了13年。

    2006年,刚刚毕业的李庆波应聘到重庆水文局,从河南来到重庆,城口水文站是他“扬帆”的起点,也是他至今仍未偏离的“航道”。

    这个任河边上的水文站,需要每天监测任河周边的雨水情,同时向下游巴山电站提供入库流量数据,作为站长的李庆波还要负责检查和维护监测设备。每一次提供的精准水文数据,都是防汛工作最坚实的后盾。

    13年前刚到这里的李庆波最初的感受就是寂寞,23岁的河南小伙没有被水文站的工作难倒,却陷入了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的难题。这样的寂寞持续了4年,直到他大学女友的到来。

    2010年,李庆波的大学同学董燕燕来到城口,第二年7月,两人领了结婚证,因为当时正值汛期,婚礼一直拖到了过年。

    离家8公里 曾20天未归

    13年里他精准测量河流的数据 却测不准归家的日子 李庆波

    △李庆波进行流量测验作业。(资料照片)

    汛期,是李庆波的“战场”,每天2点、8点、14点、20点准时上传监测数据,即使暴雨,也无阻。作为江河边的首道防线,汛期24小时值守早已成了习惯。

    上班在水文站,吃住在水文站,李庆波的家离这里仅有8公里,该坚守时,他从未偷闲回过家,最长的一次,他曾20天未归家。

    “应该有过担心,但她从来没有抱怨。”妻子董燕燕工作的地方是城口县水利局,有着三年水文站工作经验的她能够理解丈夫的不归家。

    2010年7月庙坝场镇发生山体滑坡,将旁边的罗江河阻断,形成堰塞湖,李庆波是赶往救援的第一个梯队的成员,他和同事们一起在现场建起了第一个水文监测站,为抢险指挥和决策提供了及时的数据。

    妻子担心,但李庆波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报上一次平安。

    长年驻守 因为任河需要

    13年里他精准测量河流的数据 却测不准归家的日子 李庆波

    △李庆波一家三口合影照。(资料照片)

    任河的平静,是李庆波归家的日子,每一次回家,妻子都会为他做一道红烧肉,这是他最喜欢的菜。

    李庆波随身携带着一张照片,一家三口在长城上的合影。由于工作的忙碌,儿子李澄出生后,李庆波和妻子将他送到了河南老家,直到孩子上小学才将他接到城口。

    “孩子喜欢,想去长城。”这是这张合影照出现的起因,但儿子李澄至今没去过长城,照片是一家三口去年在离家不远处的照相馆拍的,身后蜿蜒的长城是摄影师PS上去的。照片上的李庆波和董燕燕笑得很开心,但孩子没有笑。

    李庆波也想去长城,但水文站需要长年驻守。不到长城非好汉,李庆波认为,没有带儿子去一趟长城,是他至今的遗憾。

    “孩子需要我,但任河也需要我啊。”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