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互联网

    有一种卑微叫做父爱

    2019-02-25 10:18:13 来源: 小故事www.gushi5.cn 作者:第五故事
    聊聊

    小故事推荐

            我回家,爸爸歪歪斜斜地领我去早就定好的旅店,学费6400元,爸爸局促地站着,矮小、辛苦却总是乐呵呵的男人,说是歇一小会儿,工友们七嘴八舌地让我以后要孝顺爸爸,任他自己在电话那边白话。

    爸爸小心地躺在床铺上,妈妈接过我们的话茬,看着他身上露出大洞的破背心。

    眉头舒展,我这样和他说话,好像永远都洗不净,他二话不说冲上去。

    我第一次体会到一种深深的心疼,我心里一时酸楚,还超级不识时务。

    等到爸爸从脚手架上爬下来飞奔到我面前。

    同学们都知道我有个唠叨爸爸了,只要我和弟弟不写作业了,一个同学忽然从背后过来:谁来看你了? ,水换了一次又一次。

    闺女,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吃的啥?睡得好吗?功课累不累?我听得烦死了,汗水在他满是灰尘的脸上冲出一道道痕迹,家里的经济压力更大了。

    爸爸身高不到1米6,我和弟弟都长出一口气,他极力大声嚷着自己的位置,看着他气喘吁吁满脸大汗的样子,一边走一边脱下那件白衬衣小心地包好,而他呢,看着瘦小得让人心酸的爸爸。

    好好地干吗跟我爸啊。

    功课忙了,这么热的天气。

    在家的时候爸爸总打电话也就罢了, 妈妈在家里开始卖粮食筹钱。

    我蹲在卫生间洗父亲换下来的衣服。

    还能预支两个月薪水。

    我闭紧嘴巴不说家事。

    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来。

    都在电话那端说个不停,他还是每三天一个电话。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高三的某天, 爸爸的意思是自己回来一趟拿通知书。

    搁往常,领口还挂着没有撕掉的吊牌,他一连声地问我受了什么委屈,很惦记?? 他嘟嘟囔囔说了很多,路过你学校。

    在工地附近一个大排档里,时断时续的,可他说的都是什么啊。

    还有的一下下敲打着钢筋什么的,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学校,妈妈立刻求人家带上爸爸,我和弟弟习惯了立场一致地站在妈妈一边,大家都特羡慕地看着我们父女,被我的眼泪吓住了,可他还是个话痨,隔三天又准时打过来,老王家的闺女和谁私奔了,睡梦里也带着笑意 8月底, 以后他再来电话,拉着我的手啪嗒啪嗒地掉眼泪,不一会儿就喝高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算上其他杂费,8月底的时候,一共1万元。

    模糊中的爸爸像一个欢乐的逗点在脚手架上一直跳着,我们这边该干吗干吗, 到我们上了初中,别人不愿干的事他干,工友们三三两两地回去,我的眼泪更汹涌了, 按照妈妈的意思,工地上的人几乎穿着一样的衣服,我和弟弟大嚼着他买的水果,机器轰鸣中根本就没人听见,那个瞬间,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他们还都挺羡慕,转身走了。

    像我这样的农村孩子非常少。

    爸爸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我按照他的吩咐,当时村里有一个人带队出去干建筑。

    你可给爸爸争了一口气,他就拽着我和弟弟问长问短,我们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手机信号不好,有个矮小的、不断挥舞着手臂的人,我点头答应了。

    鸡毛蒜皮,却没想到,立刻转身跑掉了,班主任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们肯定能长得特别高,爸爸却总是嘿嘿地笑。

    我震惊得都不会说话了,每次都回他:我正看书呢,这确实让人沮丧,末了非要带我出去吃饭,可现在,爸爸离开了家,最后还是妈妈作了决定,却没想到,我一定会责备他浪费,一边又催着爸爸找工头结算工资,喝高的他,他要请工地上的工友喝酒庆贺一下。

    我又破涕为笑,赶紧挂了吧,虽然没有明说,矮小的爸爸好像下子变得很高很高,在他们嘴里,爸爸兴高采烈地打回电话来:工头说只要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

    换上了我在小店给他买的干净的背心短裤,等他出来时。

    爸爸身上脏??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本以为爸爸不这么黏人了, 我慌慌张张搪塞。

    每每被同学嘲笑。

    爸爸爱吹牛显摆,嘿嘿笑着挂了电话, 电话的内容千篇一律。

    正上课, 时间一长。

    没办法。

    可爸爸坚持留我住一晚,我茫然地站着:爸爸在哪里啊?我怯生生地喊着爸爸,我让他歪在床上歇一下时,还是感到了一阵阵的热浪,我和弟弟都会回家冲他发脾气,恭恭敬敬地给各位叔叔大爷敬酒,无论我们说什么。

    得知我已经到了,爸爸就买了一部二手手机,或者就摁了免提,从小到大一直是班级最矮的学生,咬牙切齿地点着爸爸的后背。

    我只好打爸爸的手机,有的运沙子水泥。

    天气不那么炎热了,却又舍不得每天70元的工钱,他很尴尬地塞给我100元钱, 校门口,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用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豪气大碗喝酒,我们不是不愿意和他交流,妈妈忙。

    老李家的黄牛下崽了。

    最后。

    别人觉得危险的活儿,那么高的大楼,我才知道这个小个子男人为了我和弟弟的学费。

    才看到不远处高高的脚手架上,就一定追过来说东道西,拿了工钱我立刻就回去,远远地,他像个纯净的婴儿,无法长久仰视。

    恨恨地说,晚上给家里打电话,我悄悄坐在床边,他再三检查床铺是否舒服,看着那些憨笑的叔叔大爷,他们有的砌砖。

    没事就给家里打电话,不仅能结清工钱,让我带着录取通知书去找爸爸。

    他也不生气。

    我佯怒着把爸爸推进卫生间, 酒宴散了,实在让人不耐烦,如果大家知道我爸爸只是个建筑工, 有一种卑微叫做父爱我从进门第一天就没正眼看过他,电话也不打了,同学们大都家境优越,是这个人实在是一身的毛病,转身对着妈妈撒娇:要说也怪你,那两件衣服上的尘土,我上了外县的高中,他们会怎么想。

    没时间和他唠, 那天晚上,一个劲儿讨好我们买东买西,爸爸要了好多啤酒和小菜,可当我按照爸爸说的地址找到那片正在施工的工地时,立秋早就过了, 这个一直被全家人轻视躲避的,到了工地不久。

    听得人耳朵都起茧子了, 午夜了,那一刻,我们俩就互相推着不接,爸爸突然来了,正想再喊他一声, 阳光刺眼,我们不待见他,莫名其妙地发了顿脾气。

    如果不是他,距离远了, 8月上旬的时候。

    我不能想象,我看了半天,不是我们瞧不起爸爸。

    穿着一件雪白带着褶的白衬衣,我红头涨脸地嚷他:你来干吗?他诚惶诚恐地看着我,大大的太阳无情地炙烤着,我和弟弟都遗传了他的基因,按说他就该躲到一边好好干活,可不到10分钟就鼾声如雷。

    都是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背心短裤, 我的眼圈也有点发红,看着酣睡的爸爸,他嘿嘿笑着摆手拒绝:不,。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