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专访

    大国工匠,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三公司“匠人”温晓辉

    2018-01-25 09:14:45 来源: 中国建设
    聊聊

    (通讯员 吴琼 鹏华 李仕兵)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测绘就是测量和绘图。以计算机技术、光电技术、网络通讯技术、空间科学、信息科学为基础,以全球导航卫星定位系统(GNSS)、遥感(RS)、地理信息系统(GIS)为技术核心,将地面已有的特征点和界线通过测量手段获得反映地面现状的图形和位置信息,供工程建设的规划设计和行政管理之用。

    “匠人”是技艺精湛的人,在欧洲,德国的学徒传统培养了最优秀的匠人、瑞士的顶级名表都是匠人将一个零件一个零件打磨而成的。匠人精神,就是追求极致的精神,是对专业的专注精神;就是对工作执着、对所做的事情和生产的产品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精神。

    温晓辉正在测量作业

    在中铁建大桥局三公司就有这么一位匠人的代表,在测量的岗位上一干就是二十年,从测量工干到测量班长,再干到测量专家。历经九个项目,学的是测量,干的是测量,为了干好测量尽可能利用一切能用到的信息技术,跨界自学VB语言,突破自我以一己之力发明测量助手软件并获得国家版权局下发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该证书属于国家知识产权;完美实现测量技术和信息技术的结合,努力将测量效率提高到极致,他就是三公司测量专家温晓辉。

    一丝不苟的负责精神

    温晓辉1997年毕业于铁十五局技校铁路测量专业,高级技师,后自修本科。

    他有一句口头禅:“要不就不干,要干就干好。”

    1997年至2004年,温晓辉在施工队里做测量工作。在早期隧道测量工作中,由于工作性质不分昼夜,常常在熟睡中被叫醒到隧道洞内测量放样,由此造成失眠的顽疾。都说建筑行业苦,那么测量工作是苦中之苦。测量人员经常面临翻山越岭、披襟斩棘、风吹日晒、昼夜不分的工作环境。

    测量工作是工程建设的基础,测量数据的准确与否对于工程施工来说可谓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做好测量工作不仅仅需要扎实稳固的技能,更需要有克服艰苦环境的信心、对待细节的精心以及坚持不懈的耐心。

    工作中的温晓辉“丁是丁,卯是卯”,有时候甚至有些“较真”。在秀松项目全线进行复测时,有些测量人员因控制点所在位置不佳,为了减少测量费用,就找出各种主客观理由搪塞说其中某个控制点被破坏或找不到,虽说此点并不影响整体施工路线,但温晓辉并没有为了省事而轻易相信他们所说的,他主动拿着手持GPS,带着项目测量人员一起沿着崎岖的山路寻找控制点,在野草丛生的山里最终测出了控制点,使得其它人员无言以对。

    对待年轻测量员他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甚至是严厉的。测量员小周是个“九零后”小伙子,活泼好动,平日里去工地测量,跑上跑下,立杆放线,十分勤快,但却对做资料有些反感,细心不足。为了改掉他的毛病,温晓辉常常对他讲解数据精准的重要性,在小周又一次马虎之后,温晓辉直接责罚小周一个星期不准去工地测量,留在办公室做资料。这对生性好动的小周可是个绝对有效的惩罚,马虎的毛病一下子就被“治愈”了。

    温晓辉不仅严格要求他人,自身也以身作则,兢兢业业,担任测量班长期间,从不以领导自居,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无论野外测量或是编制资料,他都同其他测量员一起进行,一起翻山越岭,一起熬夜加班。一次工地测量,由于雨后路滑加上山路崎岖难行,其他的测量员都劝说患了重感冒的温晓辉留在宿舍休息,他却因为这次测量的难度系数较大而放心不下,坚持穿着厚棉衣一测就是一整天,直到太阳落山,到了晚上体力再也难以支撑,不得不打了整整两天的点滴。

    学无止境的上进精神

    温晓辉不仅注重实践经验的积累,在业务学习方面更是有着一股钻劲儿,他常常把毛主席的话挂在嘴边:“一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工作中对知识的不断探索一直是他多年坚持的习惯。

    “作为测量工,总是千方百计想让工作提高点效率,活儿干快点儿,资料做快点儿,省点时间”。

    在2004年之前,温晓辉没有接触过电脑,一直使用经纬仪测量,可以说完全是“纯手工”测量和计算。2003年5月,他到黄延高速公路项目帮忙,首次接触了CASIO-FX 4800计算器和全站仪。计算器的出现仿佛在温晓辉眼前打开了新世界,他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这种计算器可以进行简单的编程运算,比手工计算效率提高了准确率和计算速度。自从使用了计算器,温晓辉就像着了魔,自己花400元买CASIO-FX 4800计算器开始研究学习。逐步掌握了这种计算器编程语言知识;编辑出了许多常用的计算器程序。

    2004年,温晓辉调到云万高速公路项目部工作,开始接触到电脑和excel电子表格公式,从此走入计算机的新世界。计算机知识一张白纸的他自学五笔输入法和office应用,尝试使用excel公式进行计算。与此同时,他遇到了当时的公司测量专家贾雪亮,大家都尊称为“贾工”。在与贾工的共事过程中,温晓辉明显感觉到了与专家的差距。也曾因为自卑而不敢随意请教,转而去钻研贾工的工作记录本,从中学习研究专家的工作方法和经验,因此在工作水平上有了很大的提升。
    如果说计算器打开了新世界,那么测量软件的出现就是打开了魔方世界。2011年,市面上出现一种某款测量软件。温晓辉再次自行购买这种软件试用,但在使用过程中发现通用软件功能单一,与现场实际并不相匹配,遂萌生了开发软件的念头。他自购计算机书籍,自学计算机语言,网搜视频讲座自学,研究软件编程方法。编测量软件,既需要通测量技术,又需要通软件语言,两者缺一不可。

    “编软件就像变魔术一样,可以自由掌控数字和计算”。经历测量技术与信息技术结合的发展历程的温晓辉虽然对编程有浓厚兴趣,但毕竟没有经过专业的学习。“有时候一个代码琢磨好几天不得要领,有时候的工地上灵光一现突然领悟”。他在不断的遇挫和不断重新燃起信心中摸索前进,历经半年时间,终于研究出测量助手软件的雏形,经过不断的修正,逐步开发了《测量助手软件》、《隧道断面五寸台法计算软件》、《交点法曲线要素计算》等多个工程测量方面软件。2017年8月,测量助手软件获得了国家版权局著作权。测量助手软件在实际运用中可以根据现场情况灵活调整功能作用,大大缩减了实地测量和图纸复核时间。软件功能涵盖测量、计算、图纸复合、绘图等多项功能,由二十多个小程序集成软件,能够灵活计算坐标高程、复核图纸、标记征地界CAD图。举例来说,以前上报征地边界,需要经现场测量后花费几乎一天时间在图纸标记,现在只需导入数据,软件自动标记坐标、里程及偏距,只需要几分钟。发明人温晓辉的另一款软件《隧道断面绘图软件》与《测量助手软件》两项软件基本能够满足现有实体工程路基、桥梁、隧道的量测需要,在实际工作中能够节约大量精力成本,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以及准确率。

    目前,温晓辉同志开发的另一款软件《隧道断面绘图软件》,也在著作权申报中。此软件根据测量仪器将隧道内多个断面扫描后存储的三维坐标点X,Y,Z进行处理,可在软件CAD模板中绘制出所测断面的断面图,显示所测点相对设计断面的超欠挖数据,同时还可生成隧道超欠挖统计表;也可在CAD模板中对数据进行二次处理。实现EXCEL表格内数据与CAD模板中超欠数据互相传递。

    “我觉得自己也只是学到计算机皮毛,学习就是学一点进步一点成功一点更有信心一点。以前做梦也想不到能做出软件,人总是需要有点追求的。”



    精益求精的钉子精神

    在项目任职期间,温晓辉以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带领测量班精准、高效地完成了测量工作,他多次被公司授予“优秀技工”、“记大功”、“记功”、“先进个人”等荣誉。2013年1月参加公司第一届“测量、试验”比武大赛获得二等奖;2015年1月参加公司第二届“测量、试验”比武大赛获得一等奖。近年来上报的“五小”成果共获得集团公司奖励二十四次,其中一等奖六次,二等奖八次,三等奖十次;公司“五小”成果奖三十次,其中特等奖六次,一等奖十一次,二等奖十次,三等奖三次。2016年论文《测量助手软件的开发法与应用》获得公司优秀论文二等奖;公司第四届技术交流会三等奖。

    在奉云高速公路项目,他复核图纸时发现孙家沟大桥四号墩引桥垫石标高与计算出来的标高相差22.4cm,及时向领导反映并与设计院进行了沟通。设计单位复核后发现设计图纸数据错误并及时进行了改正。

    在秀松项目,他复核董家中桥垫石标高时,发现图纸上1#台垫石标高比计算出来低了3.9cm,及时与设计单位进行沟通并及时进行了校正。

    在宜石项目,他复核送审稿图纸时发现狗街互通G匝道15#墩立面图中路线设计线与结构中心线之间距离错误,及时将问题反映给设计单位。设计单位在正式图纸下发时进行了修改。

    秀松项目刚刚上场时,温晓辉发挥吃苦耐劳的精神带领测量班作为首支先锋队伍开始了全线32公里,共6个标段的前期复测工作。面对仪器有限、人员短缺、时间紧张的难题,温晓辉沉着应对,一方面统筹安排外来帮测人员,一方面抽调其他部室人员协助,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就组建了一支由十二个人组成的测量队,并带领这支队伍出色完成了复测任务。

    多年来奋斗在一线工地上,温晓辉并没有养成任何不良嗜好,从不抽烟喝酒,从不打牌,也对玩游戏不感兴趣。在工地的枯燥和单调中,他反而爱看国学、史学名著、毛泽东诗词、听百家讲坛等等,被称为“古董”级人物。也许匠人就是这样的,耐得住寂寞,经得住磨练,就如同音乐界泰斗人物李宗盛述说的匠人的心:

    世界再吵杂,

    匠人的内心 绝对是安静的;

    面对大自然森林的素材,

    有得先成就它 它才可能成就我。

    我知道手工人 往往意味着固执 缓慢 少量 劳作,

    但是这些背后所隐含的是 专注 技艺 对完美的追求,

    所以我们宁愿这样做,

    也必须这样 也一直这样,

    为什么?

    我们要保留我们最珍贵的 最引以为傲的,

    因此能愿意去听从内心的安排,

    专注做点东西,

    至少 对得起光阴岁月,

    其它的 就留给时间去说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