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院校

    武汉大学六院士:测绘乾坤大 耕耘日月长

    2018-02-02 09:28:13 来源: 新浪
    聊聊

    20年前,武汉大学由6位院士联合推出面向大一新生的基础课“测绘学概论”。这门课年年讲年年新,选课和旁听生已扩大到校外。名师站得高、看得远,注重教书育人相结合,善于发现和调动学生的潜能。6位院士的坚守,为高校人才培养树立了典范。武汉大学六院士共同讲授一门本科基础课《测绘学概论》,被称为“最奢侈的基础课”。

    一门课、二十年、六院士,他们执着坚守打动了一届又一届的学子。

    武汉大学一门叫作《测绘学概论》的课程,由6位院士、4位教授共同讲授,有人称它为“最奢侈的基础课”。课上不点名、不签到,阶梯教室后排却挤挤挨挨站着人。

    这门名称并不特别的《测绘学概论》,因为一众“院士大咖”的加入,确实堪称“奢侈品”。雄厚师资也带来了高超的学科水平——在权威机构的全国高校学科排名中,武汉大学长期在测绘专业上雄踞榜首。院士授课,好处显而易见。由于院士对学科知识的理解已达到融会贯通的高度,更利于为初入大学的学生们建立一个清晰的学科认识。院士授课对学生启发良多,让他们对测绘事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仅如此,院士自身的人格魅力和理想追求,对于学生成长也是无价之宝。林语堂曾说,“理想的大学应是一班不凡人格的吃饭所,这里碰见一位牛顿,那里碰见一位佛罗特,东屋住了一位罗素,西屋住了一位拉斯基……”在知识快速更新的今天,年轻人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也许会过时,但这些“不凡人格”的潜移默化却能受用终身。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门“院士课”已经默默坚持了20年。作为顶尖专家和学科带头人,用日理万机来形容这些院士的工作强度并不为过。之所以能让这些院士像新闻中描述的那样,“从天南海北的会议中抽离回到讲台上”,正是他们内心对教育仍怀赤子之心。说到这,我想起在观看电影《无问西东》时,两个场景让我印象很深刻。一处是在影片中,西南联大的教授一边冒着飞机轰炸一边在壕沟里给学生上课,在炮声隆隆中教学生体会泰戈尔的诗意;另一处则是在影片外——当电影结束时,大部分观众都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有的即便起了身也肃立在影厅过道中,看着片尾向那些老教授一一致敬的画面。从电影里的西南联大,到现实生活的武大“院士课”,学人情怀与师者风范其实从未走远;而公众对这份讲台上的情怀和坚守,始终保有崇高敬意。在高校已不再是一座象牙塔、越来越多学者不愿坐冷板凳的今天,院士们教书育人的质朴情怀,直抵人心。

    要让更多名师大家们走进教室,必须对我国高等教育长期以来“重科研轻教学”及时纠偏。让教学回归高校首要职能,应达成广泛共识。一些人认为院士给本科生上课是大材小用。其实,在国外很多大学,院士乃至诺奖得主跟普通教师一样安排授课是惯例。在英国、德国的一些大学里,只有正教授才有资格给本科生上课,副教授和讲师倒可以给研究生上课,却不能为本科生讲课。这些大学里的教授,都把能给本科生上课当作一种荣誉、一种地位,在日程安排上得先把给本科生上课的时间定下来再安排别的项目。而在麻省理工学院,面向新生的一年级物理课,全校只有四个教授有资格教。让全校最好的教授去教核心基础课程,这既是对学者水平的认可,也是重视一线教学的实际体现。

    让大师在讲台上发光发热,才担得起大学之名。六位院士上一门课现在看来仍相当“奢侈”,但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更多高校的大学生都能如此“奢侈”,于学生、于教育、于国家,善莫大焉。   (章门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