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国际

    NASA科学家:探测火星没必要设禁区

    2017-08-11 09:12:34 来源: 华龙网
    聊聊

    测绘网讯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好奇”号火星探测车自从2012年到达火星盖尔陨石坑,已经在此挖掘了岩石样本,希望找到火星生命存在的证据。但现在,它或许没有机会继续调查火星微生物是否存在的证据了。

    1996年,著名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在应NASA(美国宇航局)要求而写的报告中列举了探测火星的理由:
    1.火星是地球上人类可以探索的距离较近的行星之一
    2.大约40亿年以前,火星与地球气候相似, 也有河流、湖泊甚至可能还有海洋,未知的原因使得火星变成今天这个模样。探索使火星的气候变化的原因, 对保护地球的气候条件具有重大意义
    3.火星有一个巨大的臭氧洞,太阳紫外线没遮拦地照射到火星上。可能这就是海盗1号、海盗2号未能找到有机分子的原因。火星研究有助于了解地球臭氧层一旦消失对地球的极端后果。
    4.在火星上寻找历史上曾经有过的生命的化石, 这是行星探测中最激动人心的目的之一,如果找到, 就意味着只要条件许可生命就能在宇宙中行星上崛起
    5.查明今日火星上有无绿洲,绿洲上有无生命以及生命存在的形式类型
    6.火星探测是许多新技术的试验场地, 这些技术包括大气制动利用火星资源产生氧化剂和燃料返程用遥控自动仪和取样远程通讯等
    7.虽然南极陨石提供了火星上少数未知地域的样本,但只有空间探测才能窥其全貌
    8.从长期来看, 火星是一个可供人们移居的星球
    9.由于历史的原因,公众对火星探测的支持和共鸣是任何其它空间探测对象难以相比的火星探测是进行国际合作的理想项目

    从轨道探测器发回的盖尔陨石坑图像看,其中有神秘的黑暗条纹,这似乎是季节性水渗透的结果。按计划,未来几年“好奇”号应继续探索这一地区。

    但是,NASA行星保护办公室表示,可能会阻止“好奇”号造访黑暗条纹处。该办公室以保护地球微生物不会在其他星体殖民为己任,它担心“好奇”号会污染这一特殊地区,因为火星车在发射前没有进行彻底的灭菌工作。

    然而,科学家们对此并不买账。8月初,康奈尔大学行星科学家阿尔杯托·费恩与同事在《天文生物学》杂志上发表言论称,此举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人类总归是要登陆那里的。“我们需要在人类到达之前,仔细而全面地调查火星的特殊区域”。

    《科学》杂志日前发文,对这一尴尬局面表示关切。

    行星保护办公室将迁址又换将

    7月,NASA宣布,将行星保护办公室迁往其设在华盛顿特区的安全和任务保障办公室,这里更有利于经由工程实践验证各种假设和提议。

    作为行星保护办公室负责人,卡西·康利将面临竞争,对灭菌要求不太严格的人或许替代他的职位。

    同时,今年年底,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将会对行星保护办公室的工作方式进行全面考察,看其秉持的原则是否符合当前的科学规律。

    今年晚些时候,NASA可能举办一个对火星特殊区域重新定义的研讨会,火星上所有热带和潮湿地区都将不再是禁区。

    习惯了作为“反面”角色存在

    上世纪70年代,“维京”号着陆器是唯一一次进行了彻底清洁,以最高标准保护行星的任务。他们在一个专用的巨型烤箱中烘烤以达到灭菌目的,而这样做的结果是,用去了任务成本的10%。

    康利说,从那时起,研究人员就抱怨行星保护办公室,好像它总是让各项任务的成本增加而负担更重,“人们习惯了有一个反面人物”。

    近年来,行星保护办公室与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JPL)总是发生冲突,后者是“好奇”号火星车的装配部门。

    JPL在110℃的烤箱中烘烤火星车部件,持续了一个星期,将其灭菌至可以探索特殊区域的洁净水平。但是在完工前几周,JPL工程师决定,应该在其机器手臂上安装一个钻头。他们打开已经灭菌的部位,这一违反行星保护协议的做法,直接导致办公室对“好奇”号的洁净程度降级。JPL工程师抱怨办公室提出要求的方式令人困惑且很模糊。

    “火星2020”任务也要吃“红牌”?

    康利的前任、生物学家约翰·鲁梅尔说,最近,JPL已经与行星保护办公室对接“火星2020”任务,届时火星车将收集火星岩石样本。JPL对与地下海水有关的目标区域感兴趣,但火星车的洁净程度决定了这是不被允许的活动。此外,办公室尚未就火星车缓存岩芯管道的消毒技术与JPL达成一致。

    一直受到预算不多和工作人员少等限制的行星保护办公室,将继续按照传统措施来测量航天器的“生物负载”——其携带的可存活微生物孢子数量。

    乔治敦大学行星科学家萨拉·约翰逊认为,办公室应该学会运用两项创新的技术来达到监管目的:一是用化学物质将DNA从死亡或存活细胞中分离出来的化学方法;二是用基因测序方法对生物体进行分类,以评估它们在火星上存活的可能性。

    作为“好奇”号项目的团队成员,约翰逊希望看到政策的变化,允许火星车考察潮湿条纹地带。

    火星环境恶劣,消毒也许多余

    费恩希望NASA降低消毒标准,因为“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火星表面的恶劣环境和致命的宇宙辐射,能迅速杀死地球微生物”,而附着在火星车身上的微生物数量其实极其有限。他指出,即便有些微生物能生存下去,未来可以通过基因测序来区分其来自地球还是火星“土著”。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科学家吉姆·凯斯特的观点更绝对,他认为,火星土壤已经被证明如此荒芜,“在火星近地表环境中找到生命的机会几乎为零”。

    但是,鲁梅尔计划向《天体生物学》杂志提交反驳意见书,他不同意费恩关于“火星车不会传播污染”的假设。

    NASA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是否会改变,还要等到新的行星保护办公室负责人就位、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之后才有定论,让我们拭目以待。(测绘网 小会)

       声明: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