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中国测绘网!     
  • 收藏本站
  • |
  • 我要投稿
  • 关注我们:
  •  微 信
  •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第一品牌门户
测绘新闻| 测绘软件| 专题探讨| 3S| 测绘招标| 测绘展会| 产品评测| 测绘规范| 测量方案| 常用表格| 测绘论文| 考试| 网址大全|人才|论坛
首页 > 测绘新闻 > 国际

日本强国之路第一步:地图开疆

2015-02-01 11:36:44 来源: 观察者
聊聊

在自民党上月国会选举取胜的鼓舞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立誓,定要将日本从往昔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尤其是要带领国家走出二战失败的阴影。安倍晋三和他的支持者们将对那个时代的主流记述看作“自虐史学”,并认为正因如此日本人才难以对所谓的“新日本”产生自豪感。他们提出要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即日本人民“永远放弃战争作为国家的主权权力”。

去年4月,日本外务省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一幅日本地图,集中体现出开拓新日本的雄心壮志。在这份被译成12种语言的地图上,日本的疆域超出了国际社会承认的边界。它以“固有领土”的名义,将周边国家提出主权主张的许多岛屿统统划归日本所有。按照日本的说法,这些地方都是日本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实际上,安倍政府的扩张主义观点反而有损于日本的经济和战略利益。

日本提出“固有领土”的概念,其实是在提倡一种无视历史的领土观,它尤其无视日本获取这些岛屿的历史。这些岛屿,都是日本通过向中俄发动帝国主义战争;通过武力征服朝鲜;以及对岛屿土著民族实行灭绝或同化而攫取的。

在一定程度上,正是这个原因使日本卷入了许多领土争端。中国大陆和台湾都驳斥了日本对“尖阁群岛”的主权主张,这片岛屿被北京称作钓鱼岛,被台北方面称为“钓鱼台”。韩国从1954年起,便对独岛(日本称“竹岛”)派驻了警察守备队。俄罗斯则声称对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领土”)拥有主权,这四个位于北海道东北方向的岛屿是千岛群岛的一部分,上面从1945年起便有俄罗斯人居住,如今人口数量已达约两万人。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日本在现有海域中已获得了巨量的渔业资源,并坐拥价值高达3.6万亿美元的海底资源。如果算上这些争议岛屿,这个数字还要惊人得多。

日本政府在新地图上圈出了这三个区域,锋芒毕露地声称这些主权长期存在争议的岛屿群都是日本领土。资料来源:日本外务省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等机构的估测,中国东海已探明的及可能存在的石油储量达2亿桶(世界日均消耗量约9000万桶),天然气储量在一至两万亿立方英尺之间(美国2013年天然气消费量约26万亿立方英尺)。中日两国存在争议的海域占东海总面积约17%。

南千岛群岛中的库德莉雅韦火山,盛产铼这种熔点极高的稀土金属,它是航空发动机设计师梦寐以求的耐热材料。除此之外,日本和朝鲜半岛之间的海底还蕴藏着庞大的甲烷水合物(观察者网注:即“可燃冰”,主要成分是甲烷分子与水分子)资源。2013年,在首次从可燃冰中提取出甲烷气体后,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物资源机构的发言人称,“日本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能源资源了。”

对资源匮乏的日本来说,如此丰富的资源储量无异于天大的诱惑。2012年,日本政府花在进口燃料上的开支高达2500亿美元。在2011年3月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之后,核反应堆的拆除清理成本预计至少将达到900亿美元。这个理由似乎足以促使日本将这些存在争议的地区划为本国领土。

然而,日本推行激进的边缘政策可能得不偿失,反而失去更多资源。《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适用于解决领土主权问题,它只是允许提出领土主张的各国对存有争议的海域进行联合开发。然而,一旦领土纠纷升级,这些国家自然倾向于撤销所有的联合开发计划。

2008年,中国和日本达成共识,欲联合开发东海油气田。但因日本反对中国单独开发无争议海域的油气田,整个项目次年便告流产。安倍晋三的极端政策只会欲速而不达,不但令中日恢复合作的前景更黯淡无光,而且使所有涉及日本的新项目都面临被撤销的风险。

安倍晋三所奉行的领土修正主义,不但会对日本造成经济伤害,还会产生战略成本。日本提出“固有领土”,实际上是在暗地里否认1951年日本与盟国之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的公正性(观察者网注:中国作为主要战胜国之一,被排除在该条约缔约方之外,同样不承认《旧金山和约》的法律效力)。该和约主要是为了解决二战战败国日本的战后地位问题,同时也正式结束了盟国的对日战争状态。日本通过帝国主义侵略战争,形成了一个北至中国北方地区、南抵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庞大帝国。《旧金山和约》重新划定了日本的领土,使日本国土形状成为了我们今天熟知的样子(后来,冲绳等岛屿被美国交还给了日本)。签订和约时,包括安倍晋三外祖父——甲级战犯岸信介——在内的许多日本人都感到愤怒,他们声称千岛群岛是日本领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同期生效的还有另一个条约——1951年的《美日安保条约》。根据该条约规定,美国将“在日本国内及其周围驻扎军队”以防止“日本受到武装攻击。”1960年对该条约进行修订时,日本已经拥有了有限的自卫队,美日两国做出多项承诺共同应对“日本管理的领土上任何一方遭到的武装进攻”。《新美日安保条约》今天仍然有效,因此正确界定日本领土范围对美国政府也至关重要。

目前,华盛顿和东京的官员们正忙着审视各自对日本防务的责任,因为一旦发生威胁到日本和平与安全的事件,美日双方需要明确各自承担何等责任。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在彼此独立的防御安排下,美国承担着防卫日本和韩国的双重责任,而这两个国家可能因为领土纠纷而攻击对方。换句话说,日本“固有领土”的提法是在挑战二战后美国做出的安全承诺,甚至产生了触发安全机制的风险。

面对历史,安倍晋三的脑子里想的是如何“收复失地”,正是这种复仇主义观点使他提出要让未来的日本“在世界舞台的中央重现辉煌”。但这种歪曲历史的观点恰好损害了日本的重大利益,甚至削弱了日本人的身份认同。安倍领导的自民党鼓吹的修宪计划包括:日本公民有“义务保卫国家的固有领土、固有领海和固有领空”,其中包含了所有存在争议的岛屿。修宪草案还补充提出,“所有公民必须遵守宪法”,暗示违反者的公民权等权利可能遭到剥夺。

安倍晋三的所作所为,无非是想为日本开疆拓土,可最后难免会落得个搬石砸脚的下场。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