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第一品牌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互联网

    爱洒确权路 真情暖农心

    2017-08-24 11:26:32 来源: 中国测绘网
    聊聊

    初冬的清晨,薄薄的炊烟笼罩着红柳峡村这座宁静的小山村。

    一碗奶茶,一块干馕,哈萨克族的早餐似乎让人感到有几分清苦。阿里根喝了口奶茶抬头望向窗外,往日晴朗的天空此时阴森得让人生畏,一阵呼啸的寒风掠过,吹得屋外的栅栏吱嘎作响,引得院子里的大黑狗警惕地发出几声呜呜的低吼。

    阿里根坐在屋中间的火炉旁不时地搓着手,一只老猫懒懒的走到火炉边,躬起背亲密地缠绕在阿里根的腿边。“赛村长,你们红柳峡村的土地地块划分我已经做完了,您看能不能尽快通知村民前来核实签字?”阿里根焦虑地问赛村长。

    赛村长满口答应:“麻哒没有,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你是我们农牧民的阿达西,虽然说你是维吾尔族,可现在你和我们哈萨克一个样嘛!”

    是啊,为了把农村土地确权这项工作做实、做细、做到让农牧民满意,阿里根只身一人在周边的3个村子已经先后坚守了40多天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帅气。由于这三个民族村地处偏远,物质条件相对匮乏,他只能寄宿在村民家里。他那总是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已经盖住了双耳,红色的冲锋衣也失去了当初的艳丽,洗澡也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可他也早已将这些生活上的困难抛之脑后,土地确权工作让他知道了土地对农牧民的重要性,这项工作正是农牧民所思、所盼、所忧、所急的大事,他必须更加扎实有效地把此项工作做实、做细、做深、做透。经过土地确权工作,他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作为一名少数民族党员干部肩负为人民服务的那份沉甸甸的责任,同时一种自豪感也悄悄地在他心头涌动。

    “赛村长,天气预报上说我们所处的这个区域近期有大到中雪,咱们的村民住的又比较分散,如果下大雪山路不好走,村民出行困难势必会影响到确权工作的进度。”阿里根忧虑地说。

    “哎,阿工!你放一百个心撒,你的前期工作嘛,做得好,我们乡里村里对土地确权工作宣传的嘛也很好,村民们都等着签字呢,一通知嘛,都积极得很,最多两三天全村220户海勒买斯都能来。” 赛村长的自信让阿里根悬着的心稍稍有了点安慰。

    …………窗外传来阵阵摩托车的轰鸣,阿里根赶紧起身向外望去,只见四五辆摩托车冲进了赛村长家那并不大的院子,吓得院子里的鸡四下奔逃,大黑狗扯着拇指粗的铁链狂吠不止。摩托车上下来几个身穿羊皮军大衣,头戴具有哈萨克族特色皮帽的中年男人。

    “哎!赛山羊,我们的阿工在你们家呢吗?”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掀起厚重的门帘,还没等进门就大声地嚷嚷着。

    “哎!胡尔曼你喊我撒?你声音大得很,在呢在呢,着撒急呢嘛你!”赛村长热烈地回话。

    “今天嘛人多得很,我快快签掉心里就放心了嘛!房子羊还圈的呢,签掉了赶紧回去放羊起呢。” 胡尔曼笑着说。

    此时阿里根已经将胡尔曼家的承包地块调查表拿了出来,“胡尔曼你看你们家的地一共有20.32亩,其中有6亩在水渠东边,12亩在村口山边上,2.32亩在水渠西边。四址的情况东边是夏里汉的地,南边是山,西边是萨牙哈提的地……”阿里根指着电脑屏幕上无人机拍摄的红柳峡村影像仔细地与胡尔曼核实。“喔吼……阿工你太老道了嘛!你飞到天上照的吗?” 胡尔曼使劲的睁着他那并不大的眼睛惊奇地问。“这是无人机上天拍摄的,飞机上没有人。”阿里根解释道。“没有人?飞机自己飞呢吗?喔……你们的技术太先进了,我嘛就会放羊、种地。”在场的村民都看着胡尔曼大笑起来,和谐欢乐的气氛在暖暖的小屋里蔓延开来。

    “哎!胡尔曼,你们家的地亩数对不对?对的话嘛快快签,我们等的呢。”一位村民催促着喊到。“对的呢,准得很!阿工太谢谢你了。”签字、按手印,胡尔曼满意的撕了块赛村长的哈文报纸擦着手指上的红色油墨。

    陆续赶来的村民越聚越多,赛村长家本就不大的屋内已经无处落脚,后来的村民们在院子里有的靠着栅栏,有的坐在摩托上,有的就干脆席地而坐,熙攘的聊着土地确权后对农民的影响,憧景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阿里根看到村民们如此热情,悬着的心才彻底落了下来。可是他又有了另一种担心,村民太多,天气又冷,让村民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啊,让后面来的村民先回去吧,可有很多村民住的都比较远,来一趟也不容易。阿里根心里纠结着,思量着……过了一会阿里根突然放下手中的调查表起身对满屋的村民说:“大家不要着急,我知道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你们放心我今天就是白天不吃饭,晚上不睡觉也会把来签字的村民全都签完!”

    村民们一下沸腾了:“佳克斯阿工,你辛苦了,我们房子羊肉有,我给你做手抓肉,赛村长嘛塞皮得很,给你嘛肉不给,我请你吃!” 一番话惹得满屋村民哄堂大笑,马木尔别克说完还故意撇了赛村长一眼。赛村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竟找不出什么言语去反驳,恼羞成怒地拨开人群朝马木尔别克屁股上给了一脚:“滚!”却又被马木尔别克嬉皮笑脸地躲开,更惹的村民们笑得前仰后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大片大片的黑色肆意吞噬着天空,缺少城市流光溢彩的红柳峡村,夜晚似乎来的要更早一些,阿里根在昏暗的灯光下继续辛劳着,他时而与村民交谈,时而翻看着“台帐”……小火炉内新添的煤块仍旧在激情的燃烧着,不惜将自己的全部热情奉献给需要他的人。

    “阿工,来喝碗奶茶,我加了酥油的。” 赛村长的爱人端过一碗热腾腾漂着黄色酥油的奶茶,言语轻柔透着丝丝关爱,生怕声音大了会影响到阿里根的思绪。阿里根赶忙起身双手接过奶茶连声道谢:“热合买提、热合买提。”“快快喝完了嘛再劳动。”赛村长的爱人关切地说。“天黑了,还没签完的村民回去路上不安全,等会再喝吧。”说完他将奶茶放在案头又投入到工作中去,赛村长的爱人摇了摇头无奈的走开了。其实阿里根并不知道那锅奶茶为他已经不知道热了多少遍……

    最后一位村民在连声的谢谢声中握着阿里根的手离开了赛村长家,阿里根揉了揉干涩的双眼,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门外,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大山,黑暗中却依稀只能看到大山的轮廓,他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妻子,离开家三个月了,妻子的模样在脑海中似乎也象这黑夜里的大山一样变得模糊。他吸了吸鼻子,似乎有些许哽咽。而寒风却不解风情地将他飘飞的思绪无情地拉回现实,他缩了缩脖颈,下意识的掏出跟随他三年多的老款手机,1133……

                                   

     

     

      13209942200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地理信息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