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第一品牌门户
  • 首页 > 测绘新闻 > 互联网

    共享单车:用户不够用了

    2017-06-20 10:40:16 来源: 北京日报
    聊聊

    Cehui8讯 小红车、小黄车、小绿车、小蓝车,“留给共享单车创业者的颜色不够用了”——这句略带调侃的话语如今竟成了现实:“土豪金”共享单车不久前才刚刚火了一把,这两天融合各家色彩于一身的“七彩单车”又开始走上北京等多个城市的街头。随着数十家厂商扎堆儿进入,拥挤的共享单车市场里,不够用的除了颜色,恐怕还有市场空间和用户需求。


    共享单车淘汰赛开战

      6月17日起,一种拥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七彩单车开始在北京街头出现。最吸睛的是,七彩单车的车轮侧面自带反光层,夜间骑行时,就好像骑在风火轮上。

      “从周一到周日,99元押金,每天骑一种颜色,心情会不会很好?”七彩单车创始人说。据称,这种七彩单车目前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五个一线城市同步投放,未来计划每个月投放15个城市,今年预计投放百个城市。

      除了七彩单车,最近一年,在共享单车的巨大风口吸引下,前赴后继的创业者和企业众多。仅从单车名字的分类来看,不仅有小蓝、小白、小蜜等“小字辈”,酷骑、享骑、骑呗“骑字辈”,“快兔”“黑鸟”“悟空”等动物系列,还有hellobike、ccbike、obike等“bike”系列,有些外观或名字相似的共享单车品牌,甚至会陷入被用户“傻傻分不清”的窘况。所以,不够用的可不光是颜色,现在连名字都快不够用了。

      短时间内涌入的诸多竞争者,对共享单车市场来说究竟是积极竞争还是泡沫?考虑这一问题时,如今,最为紧俏的或许就不只是单车颜色、名称了,而是市场空间和用户需求。

      记者此前采访发现,在工作日的非上下班高峰时段,北京的知春路、北苑路等地铁站口,长达两三百米的自行车“车海”浩浩荡荡。有些较晚进入共享单车市场的单车品牌,车辆使用率极低,有的甚至都蒙上了厚厚的尘土。

      业界普遍认为,如果在产品、运营甚至资本支撑方面没有绝对强项,冲着“风口”扎堆儿进入的后来者在此时进入市场,成为泡沫和炮灰的几率恐怕要远远大过拥抱机遇。

      就在摩拜宣布巨额融资三天前,一家瞄准重庆市场的共享单车品牌——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坦言,短短5个月,悟空单车就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前前后后已经搭进去300多万元。有网友略带戏谑地评论,“重庆山地坡路多,根本不适合骑车。”其评论或许稍显片面,但作为第一个倒下的共享单车企业,没有满足用户需求,一定是其败北的重要原因。

      一个“猝死”,一个获巨额融资,共享单车残酷的淘汰赛已然开始。

    竞速别忘看看身后

      意识到抢赢用户体验的重要性,摩拜、ofo近来纷纷在提升产品细节和用户体验上下起功夫。例如,ofo日前发布专为女性设计的“公主车”,满足女性用户骑行姿势更优美、包包放在车筐里不容易被刮剐伤等细节需求。摩拜则在精细化营销上频频出手,通过“红包车”“宝箱车”等方式,与锤子、京东合作探索基于地理位置的精准营销。

      除了用户体验,资本竞速和产品路线的选择,也成为了普通消费者不易察觉,但却可能决定企业最终命运的因素。昨日,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朋友圈里为摩拜和ofo谁更具有竞争优势而“掐”了起来。作为摩拜、ofo的重要投资方,两位投资方高层公开“互怼”,背后摩拜、ofo之间竞争的胶着与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在高速竞争的同时,行业发展给社会带来的遗留影响也不得不重视。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有人据此估算,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将成为社会环境的重要负担。

      领头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一个月前,摩拜与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后者为其提供单车生命周期结束后的回收拆解及无害化处理等专业化服务。有业内人士透露,由于自行车报废后的废铁回收价格很低,废旧单车回收利用仍然会成为一个大难题。

    小编有话说

    智慧城市就是运用信息和通信技术手段感测、分析、整合城市运行核心系统的各项关键信息,从而对包括民生、环保、公共安全、城市服务、工商业活动在内的各种需求做出智能响应。其实质是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实现城市智慧式管理和运行,进而为城市中的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促进城市的和谐、可持续成长。

    共享经济,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有的也说共享经济是人们公平享有社会资源,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付出和受益,共同获得经济红利。此种共享更多的是通过互联网作为媒介来实现的。
      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 Structure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共享经济现象却是在最近几年流行的,其主要特点是,包括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经济牵扯到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共享经济平台作为连接供需双方的纽带,通过移动LBS应用、动态算法与定价、双方互评体系等一系列机制的建立,使得供给与需求方通过共享经济平台进行交易。

    共享经济平台的出现,在前端帮助个体劳动解决办公场地(WeWork模式)、资金(P2P贷款)的问题,在后端帮助他们解决集客的问题。同时,平台的集客效应促使单个的商户可以更好的专注于提供优质的产品或服务。
      比起在欧洲市场Uber 和Airbnb的如火如荼,中国市场的共享经济热潮却又显得不那么真实。从O2O到共享经济,在险象丛生的中国市场似乎一切新兴模式都离不开烧钱二字。对“有形资产”的执念成为制约中国共享经济的一道无形之锁,在中国市场,共享经济的热潮从“无形商品”开始。
      在北京、广州、杭州等多个城市,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等共享经济新形态不断涌现,并成为新一轮资本蜂拥的“风口”。仅以共享充电宝为例,短短40天时间就获得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介入,融资金额约12亿元人民币。(测绘网 山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