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中国测绘网!     
  • 收藏本站
  • |
  • 我要投稿
  • 关注我们:
  •  微 信
  • Cehui8.com 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第一品牌门户
测绘新闻| 测绘软件| 专题探讨| 3S| 测绘招标| 测绘展会| 产品评测| 测绘规范| 测量方案| 常用表格| 测绘论文| 考试| 网址大全|人才|论坛
首页 > 测绘新闻 > 互联网

张国器:我的太行,我的抗战测绘

2015-09-06 14:19:43 来源: 解放军报
聊聊

抗战胜利后留影的张国器

  张国器:1936年12月参加革命,1940年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投身我军测绘事业。战争年代历任决死一纵队司令部参谋处“临时翻印地形图小组”学习组长,八路军前方总部测图室负责人,129师司令部作战科制图股股长,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参谋处、华北军区司令部作训处制图科科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又先后担任总参测绘局制印处处长、副局长和中国测绘学会副理事长等职务,是新中国军事测绘事业的创始人和领导者之一,荣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自1940年起,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进入了向最艰苦时刻转化的阶段。我太行、太岳根据地遭到了来自侵华日军的扫荡、“蚕食”和国民党反动派不断的军事进攻。

  以“二沁”(沁源、沁县)为中心的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政治委员王新亭)的八路军部队,除129师的386旅全部外,还有两个山西新军的决死纵队,共有近40个团的部队。此时,我军用图极感困难,只靠战场缴获已不够用。在这种情况下,决死一纵成立“临时翻印地形图小组”,我们20多名从抗大学习归来的同志就成为太行第一批专业测绘制图人员。

  接受任务后,大家都感到很挠头,因为原来谁也没有接触过这项工作,但革命军人、共产党人面前没有翻不过的火焰山!侯济东以前当过排长,打仗时使用过军用地图,自己也能勾画草图;我在山西大学工学院读书时是学机械工程的,学费的唯一来源是描摹各种各样的机械图,也算与“图”有过接触;张惠民在抗大二分校曾学过地形测量;裴元晓曾在印钞票的工厂做过校对,也懂一些复印翻版的基本原理……“臭皮匠会议”一开,大家就铺开摊子干起来。一支毛笔,一张药纸,蒙上图底描红,照葫芦画瓢。后来,每人描出一张,送到司令部去审查,一纵首长在我画的那张图上批了“大有可观”4个字,这大大鼓舞了大家的干劲。

  不久,司令部给我们下达了翻印太岳全区1∶50000军用地图的任务。那正是我们在“太行”战略区测绘制图工作的草创阶段。当时大家就靠一支毛笔画直线、打图边。画直线时,把毛笔用笔帽的竹片夹住来画。司令部还设有一个小型石印厂,每种图印刷100多份,太岳本区用不完,还给机关送了一部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上级和兄弟部队用图难的问题。

张国器手绘的《太行敌情分布图》。 张联群供图

  1941年2月,太岳地区的地图翻印任务全部完成。这时“小组”只剩下我、张惠民、裴元晓3个人了。一纵首长亲召我们谈话,并写了一封给左权副参谋长的亲笔信,介绍我们到八路军总部工作。我们于3月初出发,趁天黑夜暗,通过白晋铁路敌人的封锁线,7日后才到达前方总部驻地辽县五军司。

  安排我们住下后,作战科长王政柱问我:“你们需要什么工具?”我回答:“‘七紫三羊’鸡狼毫小楷毛笔、制版的药纸、药墨必须有。最好能解决一支画直线的鸟嘴笔和一支画道路的双线规。另外还需要一个印刷厂。”

  王科长雷厉风行,立马亲自和冀南银行、新华日报社联系。冀南银行印票子,有印刷厂;新华日报社要印报纸,也有印刷厂,但都没有印过地形图。衡量了各种客观条件,左权副参谋长最后确定使用新华日报社印刷厂。新华日报社的代号叫“教导队”。就这样,我们3人来到教导队所在地的辽县苏公村附近的河北沟。我们的工作单位,正式命名为“八路军总部测图室”,任务是翻印“太北”以桐峪为中心的这一地区的1∶50000地图。

  有了太岳制图的经验,我们在3月18日到达印刷厂后立即分工,以各取所长的流水作业法开干。张惠民的字写得好,由他负责地名、山名、河名的文字书写;裴元晓负责画道路、曲线;我负责地物的描绘,也画等高线。仅1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完成了18幅1∶50000地图。地图送到科里去以后,王政柱很快便带着左权副参谋长的慰勉信和一挑子猪肉,到印刷厂来看望慰问我们,让我们倍感温暖和自豪。

  1942年秋天,打败日寇对我晋东南地区根据地的大“扫荡”之后,总部的人陆续回延安。我们测图室的全体人员则留在太行,拨给129师。张惠民、裴元晓、陈辉光、宋扬声、王振彪、范惠才、王忠德,再加上我一共8个同志随“野政”印刷厂,由山西辽县转移到河南省涉县(今属河北省)黄岩村附近的孔家。孔家的房子坐北朝南向太阳,日照时间长、阳光充足,便于作图。直至1943年,我们都在这里翻印“太南”地区的1∶50000地形图、继续完成在总部时没有最后完成的《最新华北明细图》和复制以黄岩地区为中心的1∶25000地形图。

  1943年5月反“扫荡”后,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曾亲自找我交代一个任务,要我们做一幅《太行军区形势图》,要分层设色,要包括所有太行管辖的地方。我们很快完成了这份图的制作任务,全部制图参加了在南委泉召开的生产和战绩展览会,受到好评。

  1945年8月,日寇无条件投降。太行军区作战科长廖克峰找到我说,部队要打出去只有太行地图不行,要制1∶200000的地图,以备未来战争之急需。经领导批准,我带着司令员、参谋长的介绍信,到抗大六分校调来了杨弘、申健(田凳尧)、陈础、杜斌、吕欣等大学或高中毕业生,投入任务。

  上党战役时,刘邓首长乘飞机从延安回太行,成立晋冀鲁豫大军区,我们原制图股升级制图科,叫“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参谋处制图科”,我被任命为科长。不久,张惠民同志又从前方调回来,担任副科长。我们又开始了一批又一批为刘邓大军南下作战翻印战略地图的任务。

  (此文乃张国器之子张联群根据其父生前手稿整理。)